咨询热线

首页 > 新闻资讯

山东诸城危废中毒续:下水道凌晨冒出白烟,与死者家中管道连通

2021-02-03       关键词:翰赛环境科技       浏览量:52
       2月2日晚,山东潍坊诸城市融媒体中心在官方APP“爱诸城”上发布通报:1月31日,诸城市舜王街道发生一起违法倾倒化工废料事件,造成4人死亡,另有33人出现不同程度的中毒症状;经专家现场勘察,初步确定事故原因为违法倾倒的化工废料挥发,产生有害气体。
       据事发地村庄村民透露,早在事故发生前一周左右,便有村民闻到刺激性气味,出现咳嗽症状。事发的1月31日凌晨2时许,村内下水道突然冒出大量白烟,疑为有毒化学气体;此外,多人闻到浓重刺鼻的臭鸡蛋味、煤气味,后多人中毒。
       据此次事故遇难者家属介绍,遇难的4人来自同一家庭。他们虽与化工废料排放地具有一定距离,但因为家中管道直通地下排水管,所以房屋内的有毒有害气体浓度较高。
在诸城市人民医院待诊的箭口村村民。受访者供图

       据“爱诸城”通报,事故发生后,潍坊市和诸城市第一时间对中毒群众进行救治。除3名重症患者仍在重症监护科密切观察治疗外;28名轻症患者经过治疗后病情好转,2名患者康复出院。
       此外,相关部门也对污染进行了同步处置。目前,事发现场道路两侧雨水管网已清洗完毕;废弃厂区院内的化工废料和罐体、污染土壤已全部运走;经省环保厅专家评估及专业设备多次监测,区域内空气各项数据正常。
       凌晨两三点,下水道冒出白烟
       1月31日凌晨,正在睡觉的箭口村村民梁军闻到了浓烈的煤气味儿,他和妻子被熏醒了,喘不过气来,“感觉煤气罐就放在鼻子下”。梁军从床上爬起来,检查了家中的煤气罐,发现没问题后就用被子蒙着头睡了。同样用被子蒙头睡觉的还有梁军的大孩子,但妻子和小孩子并未蒙头睡觉。
       1月31日一早,梁军发现妻子和小孩子出现了中毒迹象,“大人头晕、恶心,孩子太小还不会说话,只是咳嗽。”
       家住潍坊市区的王露是当天上午7点多得知家中噩耗的,接到电话时她还在睡觉。打来电话的是住在箭口村老家的弟弟,今年16岁。弟弟说爸妈没了,是煤气中毒,“大姐,你快回家!”
       王露脑子里嗡的一下,反应片刻后拨打了母亲的电话。接电话的人是舅舅,舅舅说,不仅爸妈,爷爷和妹妹很可能也已中毒身亡。
       挂下电话,王露和丈夫李磊迅速打车赶往100多公里外的箭口村,从高速出口通往箭口村的道路被封了,执勤交警表示村里发生了危险气体泄漏事件,禁止通行。
       王露和丈夫走小路回到村里,发现附近的马路上全是警戒线,无法靠近。他们被附近亲属告知父母、妹妹、爷爷已被送到诸城市人民医院抢救,但只有妹妹送去时“还有呼吸”。
       在家门口附近的马路边,王露看到了缩成一团的弟弟。弟弟也有头晕、恶心等症状,王露立即拨打了120。
诸城当地相关部门工作人员清理受污染区域。受访者供图

       1月31日上午,梁军听说村里开澡堂的一家人出事了,指的便是王露的家人。大约一小时后,梁军接到村干部通知,“说不舒服的要去医院,有救护车等着。”
       梁军感觉事情有些严重,调取查看了自家铺面外的监控录像。视频显示,1月31日凌晨2点多,街面下水道内忽然冒出了像雾一样的白烟。“那个浓度就跟大雾天似的,忽然就看不清了,前后持续了二三十分钟。”梁军猜测,白烟出现的时间,很可能是自己和妻子被异味惊醒的时候。
       至少7人曾在ICU抢救
       1月31日上午11点多,王露夫妇和弟弟乘坐救护车来到诸城市人民医院,未经挂号等程序便被带到一栋大楼的11层。
集中收治中毒病患的褚城市人民医院某大楼11层。受访者供图

       王露说,这层楼的病人基本都是“中毒的”,一个病房3名患者。“跟弟弟同屋的俩人都是箭口村的,其中一个离我家就200米。”李磊说。
       据“爱诸城”2月2日晚发布的情况说明,此次违法倾倒化工废料事件造成37人出现不同程度的中毒症状。除王露的4位亲人外,还有33人入院治疗。
中毒村民在诸城市人民医院就诊。受访者供图

       安置好弟弟后,王露迅速赶到重症监护室(ICU)门外,等待4位重症亲人的抢救结果。和她一起守在ICU外的是她家邻居的亲属,与他们家只隔几户。邻居的亲属说,这家六十岁左右的夫妇和20多岁的儿子均因中毒接受抢救,家里还有一个20岁左右的女孩,因事发时不在家“躲过一劫”。
       几名亲属告诉王露,她的4位亲人当天上午10点前便已进入ICU,但直到下午4点半左右,舜王街道相关负责人、抢救中毒村民的医院工作人员等才与王露一家沟通了抢救进展、事故情况等。王露被告知,她的4名亲人全部不幸离世。
       对于家人的离去,李磊希望诸城市人民医院公开抢救过程、明确死亡时间和死因。此外,他还希望有关部门为尚不满18岁的弟弟提供一些帮助,“对于这样的灭顶之灾,我们一家人毫无应对能力。”
       事故原因方面,沟通现场录音显示,舜王街道相关负责人表示,此次事件的原因为有人从异地拉来有害液体排到本地下水道,最终导致多名箭口村村民中毒,这是一起重大、恶性刑事案件。李磊说,直到此时,他们才明白这不是一起天然气管道泄漏、煤气中毒事件。
       据沟通现场录音,一名参与抢救的医务人员称,经医疗团队初步判断,致毒物质为剧毒化学物硫化氢。公开信息显示,硫化氢是一种剧毒气体,易溶于水,硫化氢在空气中的含量在万分之五以上时足以致命。
       这名医务人员表示,硫化氢达到一定浓度后,人体即便短暂吸入也会受到强烈影响。为了抢救中毒村民,医务人员中已有两人有轻微中毒反应。
       事发前多日,村民闻到异味
       王露介绍,2月1日,诸城市公安局办案人员对其表示,经公安机关调查,向箭口村倾倒化学废液的工厂为一个五人合伙的小作坊,为2020年12月中旬开设,主要生产化工产品。这个小工厂就在箭口村中部偏西南方向,位于一家废弃修车厂的厂区内。
化工厂租赁的废弃汽修厂。受访者供图

       李磊提供的一份疑似事故情况书面说明显示,“经环保、应急、公安、消防等部门勘探后初步确定,日照五莲人王某私自在地下埋藏罐体,储存化工废液,并利用晚上时间向路边的污水管偷排,化工废料产生的有害气体通过排污管道蔓延至下游的理发店(开澡堂的王露家),通过理发店的排水管道进入屋内。”
       地图信息显示,上述工厂靠近341国道胶海线,周边商户不多,离王露家约800米。不少村民知道这里有个厂子,但没怎么见过厂里人。在梁军的印象里,“那个厂天天关着门,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。里面的人员不熟,也不是附近的。”
       在箭口村从事化工行业的张全,住处离这家小工厂不远。他说这处废弃厂房占地约5亩,大约两年前关停,后被租给了几个五莲县的人。
       从地理位置上看,王露家与上述小工厂有一定距离。王露称,厂区与她家位于同一条公路的南侧,厂区在西,她家在东,步行时间约15分钟。但事故发生后,王露家人受到的影响最为严重,王露本人及多名村民表示,这或许与她家的房屋构造有关。
从涉事厂房到王露家的澡堂,步行大约15分钟。地图软件截图

       王露说,自己家里是开澡堂的,澡堂排水管直通倾倒化工废料的排水管,这可能导致有毒气体在家中聚集。梁军称,“他们家(指王露家)的下水道是一个粗管子直接通到屋里,下水痛快,走废气也痛快。”梁军表示,自己家的下水道口在屋外,“不然我们也够呛”。
       此外,王露家人年龄大、有基础病或许也是病情危重的原因之一。王露说,她的母亲53岁,患有糖尿病;父亲51岁,有高血压病史;爷爷70多岁,2012年因脑出血偏瘫。“但我妹妹今年只有20岁,身体素质非常好。她生前不仅极少生病,而且热爱运动,身体很健康。”
       在多名箭口村村民看来,此次化工废料中毒事件早有预兆。
       村民蒋方记得,事发前一个月左右,自己就闻到过刺鼻气味,“有一种臭烘烘的味儿,也没当回事儿。”蒋方说,邻居们之前议论过这种味道,但一直找不到源头。
       另一名村民也说,大约事发前10天,村里就能闻到“臭鸡蛋味儿”,他一直以为“是哪儿的液化气泄漏了”。
       梁军家是在事故发生一周前闻到刺鼻气味的,妻子和孩子从那时起就开始咳嗽,“像煤气泄漏”。梁军发现,臭味是从家中下水道内冒出来的,妻子为此在下水道口做了遮挡,味道就没之前严重了。
       经现场评估,环境风险已解除
       据村民介绍,1月31日事故发生的当天上午,公安机关工作人员到箭口村查看了情况。“当时说是中毒死亡,早上9点多就让我们撤离。”很快,这名村民和家人搬到了亲戚家暂住。
       2月1日中午,梁军回了趟家。他发现附近很多狗和鸭子死了,自己戴着两层口罩依然可以闻到刺鼻的味道。但他看到村里来了消防队,在清理街道,“把下水道有下水口的地方都用挖掘机挖开了,往管道里面倒东西。”截至2月2日下午,梁军称,村里的异味已经不明显了。
       据“爱诸城”2月2日晚的通报,事件发生后,潍坊市和诸城市第一时间对中毒群众进行救治,并同步进行污染处置。诸城市委托了山东佛士特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开展规范化处置。
       目前,事发现场道路两侧雨水管网已清洗完毕;废弃厂区院内的化工废料和罐体、污染土壤已全部运走;经省环保厅专家评估及专业设备多次监测,区域内空气各项数据正常。相关部门对附近河流的出水口进行取样,下游全部进行截流。至2月1日下午,经省环保厅专家现场评估,确认解除环境风险,交通管制道路逐步恢复通行,周边群众生产生活已恢复正常。
       据“爱诸城”通报,公安机关已抓获犯罪嫌疑人16名,案件目前正在全力侦破。

       (文中梁军、王露、李磊、张全为化名)
       [责任编辑:赵欣欣 PX251]